人工智能时代前沿技术社区

首页 > 热点

IT程序员的七大痛点

听说嫁人要嫁程序员,钱多话少死得早。这话多半是程序员自己黑自己的。程序员是非常有幽默感的一群,善于自嘲,勇于自黑,耐受力超强,很多

作者: | 2017-01-04 08:55:28

听说嫁人要嫁程序员,钱多话少死得早。这话多半是程序员自己黑自己的。程序员是非常有幽默感的一群,善于自嘲,勇于自黑,耐受力超强,很多事无可无不可,不到"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不会冲冠一怒。不过,就是这么nice的人,也很有一些受不了的事儿。

      需求变化

  为什么把“需求变化”排第一呢?


  因为有人说:杀一个程序员不需要用枪,改三次需求就可以了。


  由此可见,需求变化的杀伤力有多强。


  我见过不少程序员,和产品经理(需求人员)关系紧张,话不投机半句多,或者关公秦琼比脸红。在程序员看来,往往需求一句话,程序员几天的工作都白费了。程序员是最珍视自己劳动的,心里能不窝火嘛。你早说嘛,有变化你早说嘛,为什么非等我干个差不多了才说呢,你早说我能不让你改嘛……

      加班

  加班呢,在程序员的字典里,是个热词,不折不扣的热词。


  很多程序员过的是“固定程式”般的生活——上班、加班、回家开夜车然后再起床上班,周而复始。


  因为大家都知道有加班这么一回事儿存在,其实,一开始领导要求加班,虽然我是不愿意加班的,但是最终还是从了。赶进度嘛,一起联调嘛,市场时间点定了嘛,都情有可原。


  可是,我真的不愿意加班,对于无情可原的加班,我是深恶痛绝的啊。


  比如,明明一个项目需要20个人月,老板一句话,四个人干俩月就要交活,项目经理还居然答应了,这明摆着一开始就把加班算计在内了,让高智商的程序员情可以堪呢。


  比如,明明是张三的活儿出了岔子进度没控制住,却把我李四拉过来加班搞定,我白天的尽职尽责不就是为了能够按时完工不加班么,张三白天吊儿郎当看新闻打游戏聊QQ却让我来收拾这烂摊子,我能平衡吗。


  比如,需求讨论了几遍了,都确定了,程序员都没日没夜干了两个月要发版本了,领导一句话,说哪哪不合适,产品经理一句话,说哪哪不符合用户习惯,需求一句话,说哪哪还要改一下……你一句话不当紧啊,你还说“这个应该很简单吧”,你知不道的事儿多啦,我们的程序就像蛛网,彼此纠缠,关系那是剪不断理还乱,牵一发动全身,你这一改动,说起来简单,实现起来可能要从网页一直改到数据还有手机客户端,那是全线崩溃啊,结果呢,不加班能行吗,我能加的开心吗。


  比如,老板说,我们产品做不好,就是因为这帮开发老不加班,时间投入不够,于是,我们要加班呢……


  比如,线上系统周六出个BUG,找张三张三不在,就拉李四来加班,现趴代码现找问题……

      很简单

  最怕外行领导内行。因为他们不能理解技术细节,总是从外面去看程序和软件,经常会对程序员说,“这个应该很简单吧”。


  要知道,“这很简单啊”,这话是多么惹人恼怒。比如你让张三实现一个登录功能,你认为就是在界面上放两个输入框,一个用户名,一个密码,再加上一个确定按钮,能有多复杂。其实呢,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从程序员的角度来看,用户名是否合法、密码多少位合理,与后台通过什么协议交互,后台如何保存这些信息,要不要支持多点登录,用户权限是否很多,是否要根据用户角色来分配,支不支持找回密码,登录过程中网络异常了怎么办,来电话了又怎么处理……你看,程序员要做的工作,是不是比你想象的要多,是不是一堆一堆的细节需要考虑,这还是说得出来的,说不出来的,还有一大波与登录相关的BUG正在赶来……


  所以,“很简单”这种话,不应该从需求、项目经理、老板等等嘴里蹦出来,你们不是程序员,不了解程序员的痛有多深。就算你曾经是程序员,可是你也不写程序很多年,早不能原音重现了。


  作为一个程序员,我特别讨厌“这个很简单吧”这种话,可是又经常遇到,甚至我自己有时也会说,但这话真的让人很蛋疼,除了显示说话者的无知、自以为是、炫耀之外,再没别的什么好内涵了。

      角色错位

  项目经理干程序员的活儿,老板干项目经理的活儿,程序员操心老板的活儿……


  有一部分小公司,角色就这么乱。出现这种现象,一般的过程是这样的:


  项目经理是程序员出身(码而优则仕),技术很牛X,虽然当了项目经理,可还没从“我自己可以搞定一切”的自慰自大中跳脱出来,一旦项目进度赶不上预期或者某个程序员的进度出现问题,项目经理就会把别人背上的猴子抢过来,重新下沉到写代码或解问题的细节中,一旦项目经理这样做了,更坏的事情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因为项目经理被具体的问题绊住,无暇顾及团队管理和项目管理,项目的执行情况就会越来越离谱,进展堪忧,可项目经理可能还存在幻想,觉得等我搞定这几个问题再回头来收拾局面也来得及。这真是童话啊。


  老板是不信童话的,他会看到项目经理的问题,心里也火烧火燎的,于是就伸出手来,帮着项目经理管项目,你这个人闲了,你那个人没事儿干了,你应该先做这个功能,你们老不开会怎么能了解团队状况,各种各样的担忧和实际看到的问题,会乱了老板的心,让他身不由己的插手项目执行层面上的事儿。好了,现在老板下水了。


  程序员是清醒的,或者自认为清醒的,他们能看到老板的越级管理,直觉上就认为这不是老板该操心的事儿,他们会觉得,老板应该放手,应该去考虑更高Level的事情,你伸手来管项目这算哪门子道理么,你要项目经理干嘛呢。那老板到底应该干什么呢,这个问题会攫住一部分程序员的心……还有一部分程序员反感项目经理的做法,认为项目经理不信任自己,也怀疑是不是项目经理心里看不起自己才插手自己的代码,那项目经理你干嘛呢,你该干嘛干嘛去啊,咦,你到底该干什么呢,好吧,这些程序员操心起项目经理的分内事儿了……


  你看,就这么错位了。


  一旦错位局面形成,要扭转就需要九牛二虎之力。


  首先要改变的是技术出身的项目经理,他认为技术是立身之本,舍不得丢弃,担心自己没了技术以后不好发展,他一时半会看不到投身项目管理所能产生的效果,这需要有人告诉他,帮助他,陪着他走过这段吊诡的岁月。另外老板也需要捆住自己的手,给团队时间,让团队自己去解决问题,如果你觉得项目经理还没合格,那你可以给他找个教练,但不要自己下场比赛。

    亲,能不打断我吗

  当程序员陷入潭水深深思考中时,一个电话,一个提问,一声“进展如何”,甚至一句“吃饭去吧”,都会像一记大招一样将程序员丰富的内心世界轰得粉碎。相信大家都体会过自己睡得正香被人喊起或吵醒的愤怒,没错,就是这样,高速行驶的途中就怕这些状况,哪怕是一只小鸟迎着你窗玻璃撞过来,也可能导致交通事故。

      改别人的Bug

  女儿小的时候,拉臭粑粑后我会给她擦屁股,没觉得臭也没觉得有什么不爽。可如果让我候在一个大男人身边,等他拉完屎了替他擦屁股,那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你的代码就是你的孩子,无论他丑还是美,遇到问题,你不会追究石榴树上为什么结出樱桃,你义不容辞得去Debug它,而且因为是你亲生的,你一般不会嫌弃。别人的代码,别人的Bug,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啦,凭什么我要给你擦屁股啊,听见“你帮张三改个Bug”这类的话都可能有生理反应,真没办法,顶不住领导施加的压力,短衣襟小打扮撸撸袖子,不情不愿地进了张三的属地,也很可能收不到好效果。原来,这里只有一条通往蜘蛛巢的小径,张三已忘了,李四寻寻觅觅寻不到,结果误入代码深处,呕吐,呕吐,带出Bug无数。

      维护老代码

  老代码啊老代码,可能已经被N波人维护过了,可能有“拿个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的程序员到此一游,可能有爱贴膏药的程序员到此一游,可能有随地大小便的程序员到此一游,可能有瀑布式程序员到此一游……


  在老代码里,你可能看到很多硬塞进去的、突兀的、生硬的、硌人的代码,这是眼里都是钉子的程序员的杰作:不管某个功能放到某个类、某个模块里是否合适,硬钉进去完事儿。


  你也可能看到代码里到处都是膏药,比如调用某个函数可能有溢出,爱贴膏药的哥们就在调用的地方添加各种纠偏和预防措施,不管合不合适,这会儿不出错就行了。


  你也可能看到有些标注为修复某个Bug的代码,用的都是临时解决办法,而这些临时的代码,居然还隐藏了很多一触即发的Bug。


  你还可能看到有人留下的超级大瀑布,一个函数超过2000行,飞流直下三千尺,十次翻页看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