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项目管理 产品管理 开发管理 敏捷 新产品研发 需求分析 架构 信息安全 大数据 云计算 质量/测试 运维
飞马网会员
LPLRY
真正的边缘计算将带来新的商业模式!
被浏览 23 次
23
人气
飞马网-真正的边缘计算将带来新的商业模式!

真正的边缘计算将实现全栈式搬迁(full stack relocations),从而让云尽量靠近你需要它出现的地方,另外它还会带来新的商业模式,有望改变5G领域的竞争格局。

如今的边缘计算也许是定义极其简单的概念:在你的智能手机和云端集中式数据中心之间的网络中增添一层额外的计算,达到优化资源的目的。

面对这个最初的、略微狭窄的愿景,在实现全栈式搬迁(比如搬迁整台Web服务器)之前仍有一段路要走。全栈式搬迁允许真正的服务支持,这些服务离最终用户设备只有一跳(hop)之遥。实现这个愿景具有明显的好处,其中包括缩短延迟、缩减回程传输容量,不过我认为,也会在新的商业模式方面给运营商和服务提供商带来更重大的好处。

软件化将是关键的推动者

整个网络堆栈的普遍软件化是实现真正的边缘计算的关键。软件化能够借助网络功能虚拟化(NFV)之类的虚拟化技术和OpenStack之类的平台,实现我们憧憬的“全栈式搬迁”。此外,底层传输网络不可避免的软件化会带来网络结构(networking fabric)方面出现显著的变化,可以充分利用这种变化,灵活、及早地终结最终用户附近的服务。

具体来说,软件定义网络(SDN)技术让控制平面和用户平面得以分离,这为新颖服务作为简单的软件扩展在商用SDN硬件上加以实施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这种环境将把网络服务提供商与设备供应商分离开来,非常像如今把应用程序提供商与销售智能手机或笔记本电脑的供应商分离开来。

运营商和服务提供商面临新的机会

网络结构的软件化以及由NFV管理的计算基础设施通过对全部“网络堆栈”的关键部分进行虚拟化处理,也给运营商带来了新机会。虽然如今面向谷歌、Akamai或BBC等各大服务提供商的托管计算机架需要实际安装在运营商网络的关键位置,即所谓的接入点(又叫入网点),但是网络结构越来越高的灵活性会带来积极采用这种模式的机会:运营商可以为任何服务提供商提供计算即服务功能,而不是仅仅为主要提供商(Netflix、HBO等)提供这种功能。

这方面的关键是,运营商安装和出租基于通用(NFV)平台的功能,这些平台在靠近最终用户的现成商用(COTS)硬件上运行,比如在eNodeB、宽带网关或客户端设备(CPE)中,从而充分利用其在托管站点基础设施的IT资产。有了这种能力,运营商就可以将边缘代理服务提供给如今提供HTTP级服务的任何商家,同时满足5G的关键绩效指标(KPI),比如低延迟或更高的吞吐量。由此,任何现有或将来的互联网服务实际上可以传输到只有一跳之遥的地方。

实现全栈式搬迁面临的挑战

搬迁整个互联网堆栈颇具挑战性。首先,IT连接需要灵活地终结,而且出现在目前的网络架构无法预测这类终结的地方,比如在eNodeB里面。这就需要新的路由方法,还需要移动处理机制,因为当前基于锚点(anchor)的解析方法在服务和设备高度移动的环境下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搬迁整个堆栈需要不仅仅着眼于IP。尤其是在移动网络领域,这还需要重新考虑当前基于承载(bearer)的连接模式,这实际上建立了从一个移动网络部分到其他部分的隧道。这种很不灵活的方法带来了开销和延迟。除了这种核心连接方面的改进外,当前基于HTTP的Web服务还需要将请求重定向至最近的服务端点,可能只有一跳之遥,或者位于附近的小型数据中心。

目前使用的DNS解析方法无法满足真正的边缘计算在灵活性或时间方面所需要达到的要求;在边缘计算环境下,选择服务端点方面的决定可能基于近实时标准,比如网络或服务器负载。研究和标准化机构目前正在研发应对那些挑战的解决办法,它们最终必须与支持SDN的传输网络(这种网络最终会大量出现在5G移动和固定网络中)整合起来,又不给这些解决方案的控制和管理带来过大的负担。这本身就需要在网络自我管理方面有更多的创新,尤其是在边缘处。

实现真正边缘计算的路线图:3个步骤

我认为三个步骤是实现真正边缘计算的路线图的关键。

首先,相关论坛上的论坛需要紧紧围绕我在上面概述的全栈式搬迁这个愿景。我们需要摆脱融入到如今的网络基础设施愿景中的小步发展思想;按照这种愿景,接入层只是帮助从用户设备到远程数据中心的端到端服务,仅此而已。

相反,接入网络要成为端到端服务视图的一个真正的一部分,有可能完全终结服务,另外把服务放在离用户只有一跳之遥的地方。

其次,需要完善支持性的核心概念,成为具体的解决方案,以便经过测试后可发展成为标准。如今,这个早期阶段的研究(比如欧盟资助的Horizon 2020计划)正出现在国际性5G项目中,它们与私营机构资助的计划一样广为宣传。这让我们得以深入了解SDN、NFV、灵活路由和服务代理等方面,而这些方面都是实现真正边缘计算的关键推动者。

这些早期阶段的研究工作需要继续并进入到早期部署和测试平台。我看到边缘计算的这个愿景正在这些社区里面逐渐实现。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研究工作加快的这个势头要与对ETSI移动边缘计算第2阶段(定于2017年年中开始推广)、IETF和3GPP等标准做出必要的贡献结合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服务解析、控制平面设计及边缘计算其他重要方面的关键基础会正式敲定。

除了标准机构外,各国政府也清醒地认识到有望带来新颖重要服务,从而克服众多社会挑战的本国基础设施具有的开放性和就绪性。真正的边缘计算在关于互联网未来的这场讨论中将扮演一个重要(但是还没有完全搞明白)的角色。

飞马网

飞马网